• 2010-06-20

    做戏

    慢慢地,一个人拖踏的脚步移动着,蓬松的头发在幽暗的幕布里凝固。­

    也许这只是一条狭长的冗道,两边是木制的墙板,地上是凹凸不平的干润柔和的泥土实路。不,这应是房子里的通道。­

    一座房子,好似在梦里的感觉。在里面往上望,叠叠幢幢,仿佛能看见顶,却又是阴暗厚重望不穿。­

    细微的声音,鞋子与泥土的摩擦,交替的瞬间,静默有如滴水落入沙漠。手心有微汗,不能扶着墙,那些墙,探手能穿过般,带着股引力,而心是不想...
  • 2009-10-31

    你与狸猫

          在那一次,阳光斑驳的秋

          转身丢失的口红,横坦老意的青石板

          苔藓漫画的纹路,如若唇线下的火热意外蔓延

          假使狸猫不曾悠然踱过,那么——
    ...
  •       一路接着各个朋友的电话,四个小时,到达学校本部。补办卡,报到,交学费,寄电脑,还有与朋友约好的午饭。什么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          直到在去新校区的路上。同学们都是喜悦的表情,我亦是。因为这是对一个新时期开始必备的心情。无论开不开心。

         拿起手机,聊天。
    ...
  • 2009-09-11

    醒如恍世

           临近傍晚,她躺在床上,亚麻色的发丝在锁骨上打转,风扇,若有似无地吹着。

           她闭着眼睛,仿佛在思索。在睫毛煽动几下后,泪,就顺着眼角清晰尾痕,蔓延到耳根的发,濡湿鬓角。

           她不知道,原来一滴泪水能够漫爬这么远。而她的左眼还是干...
  • 2009-08-03

    红妆素年

        在那个房间里,有一对老式陈旧的皮箱,一张公式桌,一个长衣橱,两对方柜。都是红色的,年岁剥夺后的暗红。仿佛它们当然不曾耀眼喜庆过。那些是她结婚时所置的。     方柜的门面上镶着玻璃,夹着一张她年轻时的照片。短发,略斜身子,一只手的手指随意轻触着脸颊,纤细的眉,眼是飘乎地望向一个方向,着高领线衣。黑白照,边缘是规律的齿轮,仿佛定格的不只是一个美好妙龄女子的姿态。      玻璃的底是印着西湖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