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6-20

    做戏

    慢慢地,一个人拖踏的脚步移动着,蓬松的头发在幽暗的幕布里凝固。­

    也许这只是一条狭长的冗道,两边是木制的墙板,地上是凹凸不平的干润柔和的泥土实路。不,这应是房子里的通道。­

    一座房子,好似在梦里的感觉。在里面往上望,叠叠幢幢,仿佛能看见顶,却又是阴暗厚重望不穿。­

    细微的声音,鞋子与泥土的摩擦,交替的瞬间,静默有如滴水落入沙漠。手心有微汗,不能扶着墙,那些墙,探手能穿过般,带着股引力,而心是不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