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9-11

    醒如恍世

           临近傍晚,她躺在床上,亚麻色的发丝在锁骨上打转,风扇,若有似无地吹着。

           她闭着眼睛,仿佛在思索。在睫毛煽动几下后,泪,就顺着眼角清晰尾痕,蔓延到耳根的发,濡湿鬓角。

           她不知道,原来一滴泪水能够漫爬这么远。而她的左眼还是干...